万博手机

穿越瓦罕走廊(且行且思)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唐自华介绍说,帕米尔高原是从南向北逐渐拼合的,它所形成的东西向的谷地,非常有利于人群和大规模商队从东向西或者从西向东穿越。谷地以及挤压形成的地壳薄弱的地方,是河流发育的天然温床,也保证了这里绿洲的可持续性。而且由于地质构造挤压和断块抬升,在帕米尔高原造就了一系列高大山体,冰川极为发育。冰川强大的侵蚀能力进一步加宽河谷,形成了冰川的U形谷,更加有利于人群的穿越。“事实上在瓦罕走廊的基利克达坂、南瓦根基达坂,也都有商旅通行的可能。”

  照片为科考队正在翻越瓦罕走廊明铁盖达坂。瓦罕走廊总长约400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自古以来便是东西方交流的关键通道。

  这条走廊太特殊了。约定俗成的说法是:瓦罕走廊总长约400公里,近100公里在中国境内。在中国段2500平方公里辖区内,有10多个山口分别通向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和巴基斯坦三国。这是一条横亘在帕米尔高原上的“天路”,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自古以来是东西方文化交流与贸易的关键通道……

  上午10点,科考人员准时从塔县县城出发,沿314国道南行。中国与塔吉克斯坦的界山萨雷阔勒岭就在车队的右侧,它也是塔里木河与中亚的主要河流阿姆河的分水岭,而界山之下便是水草丰美的塔什库尔干河谷。

  1894年2月,29岁的瑞典地理学家斯文·赫定想要再次进入中国,他选择了翻越萨雷阔勒岭进入帕米尔高原一侧的中国。5月时他抵达了当时的喀什噶尔,也就是今天的喀什。300公里的路途,走了3个月,翻越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经过达布达尔乡再南行10公里便到达了进入瓦罕走廊的岔道。在这个山口前,立有“大唐将军高仙芝经行处”的碑。这是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队与塔县政府一起立的碑。社科院考古所新疆考古队研究员巫新华很为自己立的这块碑而骄傲,他介绍说,唐朝时,帕米尔高原这里主要有两个国家,大小勃律。小勃律原为唐属国,后归附于吐蕃,吐蕃因此控制了这一地区,使唐朝的朝贡受到极大影响。唐王朝先后3次出兵,不捷,遂于公元747年派高仙芝率军万人,长途袭远。当时的唐军要从安西出发,经阿克苏到达喀什,再上帕米尔高原,跋山涉水,辛苦异常,但由于准备充分、智谋过人,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声威大震,许多小国纷纷归附,唐朝也重新掌握了对丝绸之路的控制权。

  “这位名将是高句丽人,后来又取得了多次重大战役的胜利。西方一些研究人员认为,他能够带着数目不少的军队,在行军如此困难的地方打胜仗,实在可以和翻越阿尔卑斯山的西方名将汉尼拔、拿破仑相媲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齐东方觉得,对于高仙芝我们了解得还是太少。

  沿着岔道再走5公里便到达塔什库尔干河东岸的高僧经行碑。当地人管这个地方叫“三立石”,分别为东行传法第一人安世高经行处、东晋高僧法显经行处和大唐高僧玄奘经行处。

  大多数人对玄奘取经的故事比较熟悉,其实安息高僧安世高和东晋高僧法显西行求佛的故事比玄奘更早,影响也丝毫不弱。“其实《佛国记》和《大唐西域记》很早就被翻译成多国文字,成为国外学者研究佛教在中国传播的经典著作。瓦罕走廊,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一条佛教传入中国的通道。”北京大学东方学教授王邦维对记者说。

  大约在公元1272至1273年,马可·波罗经行瓦罕,开始了对于中国的深度访问。在马可·波罗的碑的不远处,可看到纯朴的柯尔克孜牧民赶着牛羊放牧于山水之间。这里是瓦罕走廊第一村——排依克村,也是我国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唯一一个柯尔克孜民族的村庄。

  5日考察的最后一站是明铁盖达坂。这里一直是连通中国西域与印度次大陆的重要通道。“瓦罕这条狭窄的走廊其实形成了许多个达坂,每一个河谷的分水岭都形成了达坂,明铁盖达坂就是阿姆河与印度河的分水岭,翻越它之后就进入了印度河河谷。每一个达坂都是文化与物资的双重交流,物资与贸易的交流更为日常。”中山大学教授刘文琐说。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唐自华介绍说,帕米尔高原是从南向北逐渐拼合的,它所形成的东西向的谷地,非常有利于人群和大规模商队从东向西或者从西向东穿越。谷地以及挤压形成的地壳薄弱的地方,是河流发育的天然温床,也保证了这里绿洲的可持续性。而且由于地质构造挤压和断块抬升,在帕米尔高原造就了一系列高大山体,冰川极为发育。冰川强大的侵蚀能力进一步加宽河谷,形成了冰川的U形谷,更加有利于人群的穿越。“事实上在瓦罕走廊的基利克达坂、南瓦根基达坂,也都有商旅通行的可能。”

  看起来只有雄鹰才能飞越的瓦罕走廊,千百年来,僧侣商贾一直绵延不绝地行走着,创造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奇迹,你不得不感慨不同文明交流的力量是如此强大。

上一篇:李赛凤:与干儿子偷情被丈夫当场抓现行如今依旧风韵犹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