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手机

看马来西亚航空业如何暗渡陈仓

  秦末时候社会动乱,农民纷纷起义,楚霸王项羽与刘邦争夺天下。草莽出身的刘邦在群雄割据中异军突起,最后击败楚霸王而建立了汉朝。

  刚开始时,楚霸王项羽的军力远较汉王刘邦来得强大,刘邦为了保存实力,退到了汉中。为了防止敌人入侵,刘邦还把出入汉中的栈道烧毁了。

  后来,刘邦的势力逐渐强大,便命韩信为大将,出兵中原与楚霸王项羽一决雌雄。这时,韩信遇上秦国大将章邯的抵抗。

  章邯料定修复栈道决非易事,毫无戒备,殊不知在暗地里韩信的主力已抄小路向陈仓进军,很快攻下咸阳,占领了关中,一举击败章邯,奠定了日后战胜楚霸王的基础。

  这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语的由来。韩信采用一明一暗,以明掩暗的计策,取得了战略性的胜利。

  两千两百多年后,楚汉相争不断重演。在现时今日本区域的航空业,廉价航线的兴起是航空公司之间的明争,让人联想到的是明修栈道。而明争底下的陈仓暗道,又会在哪里呢?也许这就在廉价航线的兴起与航道的改变的同时,而渐渐形成的对新加坡樟宜机场在本区域作为航道枢纽主导地位的挑战。

  据了解,马来西亚第二大国家航空公司亚洲航空(AirAsia)正计划开启来往新加坡或柔佛与吉隆坡之间的航线。亚航现今只有七架飞机,规模还小,但由于机票很便宜,所以很具竞争力。

  亚航看中了新加坡与吉隆坡之间这条繁忙的区域航线,要来分一杯羹,明争的意图非常明显。那,新加坡在防守的这一边做得够严谨吗?

  这条防线其实就设在目前川流不息的新加坡与吉隆坡的穿梭服务上。据了解,新航此航线每日的Shuttle(穿梭)班次有五趟,以前新马两航Shuttle更为频繁,每小时都有一趟。但,现在的Shuttle航线,已沦为一种后补式的航班安排。

  这是因为班次减少后,造成班机常满,乘客就算在机场买到了Shuttle机票,也不一定有机位。要是搭不到上午的班机,就得等到下午的班次。但新加坡和吉隆坡的开车距离都不会超过四个小时。若把等待机位的时间改为开车的话,已经可以抵达目的地了。

  除了班次少和Shuttle机位的不确定性,来往新加坡和吉隆坡的机票价格都不低。新航单程Shuttle机票需要154新元,回程则是286零吉,约132新元,来回共为286新元。这样的价钱,又得不到机位的确认以及时间上的保障,是较难长期留住客户的。

  目前正当其他航空公司在竞相减价的同时,Shuttle航线的票价却显得格外昂贵。拿最近印尼航空嘉鲁达(Garuda)的促销票价来说,来往新加坡和香港仅需270新元。

  亚航一旦推出这条航线,首先吸引过去的将是一批现有的经常来往新加坡和吉隆坡的Shuttle搭客。以亚航来往吉隆坡与槟城的短程航班为例,若不早订票,单程票价约80马币,来回票价在折合后还不到80新元,仅是目前Shuttle票价的三分之一。如果提早一个月定位,则有特价优惠,来回机票仅40马币,不到20新元。

  目前,亚航这条航线的开启日期众说纷纭,有人说是8月,有人说是10月,甚至是明年。对于将选用的机场是樟宜或靠近马来西亚南布新山的士乃,亦未确定。

  看来经营者还是想保有一份策略上的神秘。通常作为一家廉价航空公司,他们会偏向采用较廉价的机场来运作。所以亚航选择士乃机场的机率是很高的。

  自1988年士乃机场扩建重修以来,一直还未能给樟宜带来威胁。无论是机场在国际间的使用量,或是本身的规模和设施,两者之间仍是有一段大的距离。不过,随着第二通道的启用,士乃机场的地理优越性也在逐渐提升,因为它离新加坡第二通道仅30分钟车程。

  在吉隆坡方面,除了吉隆坡国际机场,还有一个陈旧的梳邦机场。亚航开办初期,就是利用梳邦机场来打响第一炮。后来,由于马来西亚政府要求把所有的航班集中到新建的国际机场,亚航才被迫就范。

  据了解,亚航一直有意再次启用梳邦机场,并不断试图说服政府,让廉价航空公司可以使用梳邦机场。亚航发言人在最近接受采访时再次表示:“对我们来说,梳邦是最理想的,因为它简便。搬去新机场,我们就失去了这项优势。”相信亚航会不遗余力,再次卷土重来,争取梳邦的使用权。

  目前,虽然梳邦机场铅华尽洗,不再为国际航班提供服务,而仅供几条短程航线使用,但这原本的国际性机场仍享绝佳地利位置,距离吉隆坡市中心仅15分钟车程,而崭新的国际机场则需一小时。一旦廉价航班再次启用这个旧机场,将几乎完全抵消新加坡与士乃之间的距离,而让士乃机场更具地利优势。

  这条陈仓暗道正在逐渐成形。一旦在剧烈的竞争下,新加坡樟宜机场很有可能会失去新加坡与吉隆坡之间的Shuttle航线的乘客,而接着飞往马来西亚的其他城市如槟城、古晋等航班业务也就会受到严重威胁。

  亚航投入服务仅20个月,但在过去的12个月,就已经获得了2000万零吉的利润。到了明年中,亚航的飞机会再增加11架,到时候会共有18架。

  虽然阵容还不足以与新航媲美,但要记得,当年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背后,有着汉王刘邦的强大支持。亚航仅是老二,老大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势力不容被低估。

  亚航和马航之间的关系,一方面竞争激烈,但在另一个层面,却又相辅相成。亚航把发展目标锁定在国内航班,以及飞行时间不超过三个半小时的区域航线,而马航则侧重于发展其他区域和国际航线。

  有了乘客、廉价航线,甚至国家航空公司的支持,当士乃机场羽翼一丰,士乃机场将能够发展成较有规模的国际机场,到时是否可能与樟宜机场一较高低,成为区域短程航班的中心?

  若有能力成为区域航空中心,这是否意味着士乃机场有可能进一步拓展在本区域的航空服务范围,包括来往曼谷、马尼拉,甚至香港、深圳和广州市?那新加坡樟宜机场到时候在东南亚还能保有绝对的主导优势吗?

  试回想两年前发生在港务集团身上的事情,由于低估对手,疏于防范,新加坡分别在2001年与2002年失去了荷兰马士基海事(Maersk)以及台湾长青海运(Evergreen)两大世界货运巨头的业务,因为它们都选择转向收费较低的马来西亚巴生港。

  当年,章邯就是因疏于防范而败在韩信手下,楚霸王项羽又因低估了刘邦,最后落个四面楚歌的下场。认清形势,通过历史的教训提高战略的眼光,才能够未雨绸缪,做好防范,确保不会重蹈两千多年前楚霸王悲壮失败的覆辙。

上一篇:北汽欲增持戴姆勒明修栈道“反制”吉利未来或可暗渡陈仓

下一篇:没有了